格萨尔王

这部充满浓郁浪漫主义色彩的《格萨尔王》,是在藏族古代神话、传说、诗歌和谚语等民间文学的基础上产生和发展来的,世界上最长史诗。它比世界最著名的五大史诗,即:古代巴比伦史诗《吉尔伽美什》,希腊史诗《伊利亚特》、《奥得修记》,印度史诗《罗摩衍那》、《摩诃婆罗多》的总和还要长。巴比伦史诗《吉尔伽美什》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史诗,产生于公元前3000多年,有3000诗行。《伊利亚特》共24卷,1万5千多诗行。《奥德修记》也是24卷,1万2千多诗行。《罗摩衍那》分七篇,1万8千多颂,每颂两行。《摩诃婆罗多》共18篇,有10万余颂,计20余万诗。而《格萨尔王传》目前收集、在录的就共有120多部,1000多万行。《格萨尔王传》集诗歌、散文、寓言、谚语、格言于一体,以吟唱和道白相结合的方式传唱民间故事、神话传说和历史事件。是藏民族的“活诗史”,也是古代藏文化的最高代表。 而它的作者也是一两千年来,一代又一代,许许多多的《格萨尔王传》传唱人的共同智慧结晶。

尤其是它那充满神奇色彩的传授模式,至今都是无法解开的世界谜团。与其它民间艺人不同,《格萨尔王传》的说唱艺人,不承认师徒传承或世袭传承,认为说唱史诗的本领是无法传授,也学不了,而是靠缘份 “神授”的。 自起初的口口相传,至后来有文字版本整理,一两千年来,许多不计其数的 《格萨尔王》说唱艺人,都声称自己是经历一场疾病或是一场梦境过后,醒来就突然会唱《格萨尔王》中的部分章节。而且,其中不乏年幼的儿童和目不识丁的文盲。 他们认为,一代又一代说唱艺人的出现,是与格萨尔大王有关系的某个人物的转世。这种观念与藏族传统文化中“灵魂转世”及“活佛转世”的观念是相一致的。到目前为止,全国被认定的格萨尔传承艺人有120人,他们当中有老人、有孩子、有目不识丁的文盲,也有在校就读的大学生……无数个一代又一代这样的和传承人,都是拯救、收集和整理这部世界文学瑰宝《格萨尔王》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 2009年,《格萨尔王》说唱艺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。

《格萨尔》产生、流传和发展的过程,自原始社会末期的氏族社会开始,经历奴隶主专政和奴隶制社会,到封建农奴制时代,直至今天的社会主义,已有一、两千年之久的历史,却依然经久不衰的广泛流传于青藏高原。在藏族文化史上没有第二部著作,能象《格萨尔》那深刻地反映古代藏族社会发展的历史,对藏族文化的发展,产生如此巨大的影响。这部“奇书”的比较重要的部分大约有30部左右﹐包括:

《天岭卜筮》、《英雄诞生》、《赛马称王》、《世界公桑》、《十三轶事》、《降服妖魔》、《珊瑚聚国》、《霍岭大战》、《姜岭大战》、《门岭大战》、《大食财国》、《蒙古马国》、《阿乍玛瑙国》、《卡切玉国》、《香雄珍珠国》、《朱孤兵器国》、《雪山水晶国》、《白利山羊国》、《丹马青稞国》、《阿塞铠甲国》、《射大鹏鸟》、《米努绸缎国》、《中华与岭国》、《松岭大战》、《打开阿里金窟》﹑《开启药城》、《地狱与岭国》、《提鸟让玉国》、《西宁马国》、《安置三界》等等。